岭南大学内地招生网政策

陈寅恪初到岭南大学授课 只有一个学生听课

浏览:7188次    更新时间:2011-03-30 11:13:59

 

核心提示:1948年冬,改朝换代的世局气氛弥漫北平。12月15日,一架小飞机冒险在南苑机场降落,集学人、幕僚色彩于一身的北京大学校长胡适匆忙登机,从而拉开了国民党“抢运学人”计划中的序幕。胡适的风头太盛了,以至于回味这段历史,极少人知道,那天与胡适同机离开的,还有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陈寅恪。直到那时,学界外的人才对这个一直以来低调、非主流的学者有了些印象。只是他们不清楚,这个被国民党列为在头批重点“抢运学人”计划中的倔老头究竟珍贵在哪?
珠江边中山大学
这是亚运会前夕,热闹熙攘的中山大学。半个多世纪前,这里还是岭南大学的旧土。1949年元月,那个完全没有俗世声名、与胡适、梁漱溟、冯友兰等家喻户晓的大学者全然不同的倔老头住进了这里。开始了他一生中最后的岁月。那一年,陈寅恪59岁,他既没有随国民党离开,也自此没能北上故土。
记者:胡先生,那个陈寅恪先生住进这个楼大概是哪一年。
嘉宾:1953年。
记者:1953年住进这个楼。他来到岭南大学,首先住的并不是这个楼。
嘉宾:不是。
记者:住的是哪呢?
嘉宾:最初是在西边,后来就搬到这个21号。
记者:然后在这边东南角。
嘉宾:然后在这个地方。
胡守为,原中山大学副校长,陈寅恪弟子,也曾给老师当过短暂的助手。上个世纪中叶,这栋小洋楼,曾是他无数次往来问学之地。
记者:听说陈先生那个眼睛不好,就是为了让他能看清一点路,特意修了这一段散步的白色水泥路,是这样的吗?
嘉宾:对。他那个眼睛,50年代的时候,他还能够分辨光暗。
记者:还能够辨一点光。我读书的时候,他人的高矮他还可以分辨,晴朗、阴天他还能感觉,所以后来修这条路,修白色他还是有反应的,后来就不行了,越来越差,越来越差。
二、陈寅恪出身书香世家 爱国观念受家庭影响
来岭南大学时,陈寅恪已是学界内令人高山仰止的人物。他是二十世纪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他青年时游学世界。35岁回国受聘清华时,即与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并称清华四大国学大师。隔年,36岁的陈寅恪与梁启超、王国维一起受聘为清华研究院导师,堪称“清华三巨头”。
 
记者:陈先生这个人,可能是在整个20世纪,被中国学术界寄予希望最大的一个学者,当时候几乎全体学界的人都认为,我们中国要出一个大学问家,一个大学者,可能就非陈寅恪先生不可了。
嘉宾:确实是,他从他祖父开始,学问方面已经有比较高的修养了,他父亲就是清末明初著名的诗人,成为一个诗派,另外他母系的家庭,也是一个书香世家,所以他读书除了在自己家里面读的书以外,还到他母亲的外家去看书,所以他小时候,读书读很多。
记者:小时候就已经博览群书了。
嘉宾:对。
陈寅恪出身名门,有着令学人羡慕的家世。祖父陈宝箴,是清廷任命的湖南巡抚,是地方督抚中惟一倾向维新变法的实权派风云人物,他曾协助李鸿章创办北洋水师,与曾国藩、谭嗣同、梁启超等人过从甚密。作为清廷的一方大员,祖父陈宝箴的文才韬略对少年寅恪颇有影响。百日维新失败后,开学堂,办报纸,兴实业,勇为天下先的祖父陈宝箴被清廷革职,永不叙用。彼时,8岁的陈寅恪遭遇了陈家的第一次变故。
嘉宾:家庭对他的影响呢,恐怕就是对社会的观念,社会观念是两种,两方面来讲,一个是救世,就是要为地方做好事
记者:做好事。
嘉宾:第二个爱国,他祖父在北京的时候,刚好是英法联军烧圆明园的时候,他刚好在一个酒楼上面跟着朋友聚会,看见那边起火,听说是烧圆明园,他就哭,然后很快就回南方,就想在南方里面做一翻事业来救国。他父亲马关条约签订的时候,他就说要杀李鸿章以谢天下,意思是说他卖国,
记者;对。
嘉宾:第二个就是日本人发动卢沟桥事变的时候,当时他在北京,他就绝食,他当年是已经有病了,绝食死的。
记者:就是陈三立先生是因为卢沟桥事变而绝食而死的。
嘉宾:他就觉得好像是亡国了,所以他就绝食,所以他一家里面,这种思想对陈先生也是很有影响的,你们看他这个著作,他的言论来讲,你不管他那个政治态度如何,但是他对中华文化,中国这个祖国的观念,他是始终不渝的,这是感情非常深。
三、清朝末年文化界震荡带给陈寅恪极大震撼
对于二十世纪初的学人来说,陈寅恪是个百年不遇的治学奇才。他于光绪二十八年随兄长陈衡恪东渡日本。那一年,陈寅恪12岁,三年后,他因足疾辍学回国,入上海吴淞复旦公学继续学业。1910年,时年20岁的陈寅恪再度漂洋过海,先后辗转于德国柏林大学、瑞士苏黎世大学、法国巴黎高等政治学校等世界知名学府。那些年,陈寅恪更像是一个云脚僧,他在世界学术的大摇篮里汲取自身所需的各类养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陈寅恪再度启程,前往哈佛大学学习梵文和巴利文。后又转往德国柏林大学学习东方古文字学、中亚古文字学,并兼修蒙文、波斯文、突厥文、西夏文、吐火罗文、英文、法文、德文等十几种语言。单单这一些经历,就让人不得不对他竖起大拇指。吴宓称他为全中国最博学之人。就连梁启超也谦虚地向人介绍说:“陈先生的学问胜过我。”就是这样一个游学世界,却没有拿一纸文凭的大学者,在1925年回国后,经吴宓和梁启超举荐,走进了北平西郊美丽的清华园。
解说:1925年,时年35的青年导师陈寅恪在清华研究院主任吴宓的敦促下回国,住进了美丽的清华园。
记者:很多人都把陈寅恪先生认为是一个千古奇才,最主要的就是认为他是一个可能前不见古人,后也很难有来者的一个读书的种子,他的旧学其实从小在家庭的环境中间已经就打的很深了,然后最主要地他的西学他的新学的东西,也是当时候的同时代的人,包括后来一直到今天,恐怕我们还找不出一个人,有过他这样广泛地深入地这种训练,很难做到这一点。
嘉宾:对,你讲的是有道理,他当然他国外学那个比较原始,但是在当时柏林大学这种学术环境,他接触的当然不光是语言学,包括史学,哲学,社会学,他都接触过了。你看当他从德国回国带回来的书,你就可以知道了,里边有很多是西方的哲学,西方的文学,西方的历史,那就是说他在国外,他已经注意,已经读这个虽然他没有修这些课程,但是他已经接触到这个。
记者:接触这些,关注这些了。
记者:可能自己私下里头还在读,自学这些东西。
嘉宾:所以他回来以后,他做历史,他就与传统的那种史学就不同了。
记者:不同了。
回到清华,陈寅恪很快为国内国学和史学的研究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只是,长期游学国外的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时局的动荡已经足以令知识分子忧愁了。
1924年10月末,就在陈寅恪归国前夕,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清末帝溥仪被驱逐出宫,王国维将此引为奇耻大辱,愤而与罗振玉等前淸遗老相约投金水河殉清,虽然最后未能实现,但彼时政局带给北平知识界的波澜和挣扎可见一斑。
1927年6月,国民革命军北伐的脚步逼近北平。6月2日,陈寅恪在清华的学知和同仁王国维留下“经此世变,义无再辱”的遗书后,自沉昆明湖。这给十几个小时前还与王国维坐而论道的陈寅恪带来的震惊是不言而喻的。
记者:他好象也曾经也说过,就是一种文化这种剧烈地变化,就是其实最痛苦的是被这种文化已经化育的,这种文化人,他的内心的痛楚是一般人很难理解的,他其实就是说的是自己。
嘉宾:对,他就是在纪念王国维的时候讲了这些话,所以可以说这点来讲,他是跟王国维先生很相近。
记者:是同气相通的。
嘉宾:但是不同的是什么呢,王国维也认为现在,他原来那种传统文化已经没有了,他就很失望,陈先生我认为他不是,他并不以为这个社会的变革,就把整个文化都没有了,他这点就跟王国维我看是不同。
记者:王国维是随着那个旧的朝代,一起就去殉葬去了等于就是,他虽然陈寅恪先生对他有一个新的解释,认为他殉的不是这一个朝,殉的也不是某一个人,他殉的是这个文化,
嘉宾:对
记者:所以这种沉痛就愈发地深沉,但是在陈寅恪自己看起来的话,他不必走王国维的这条路的。
嘉宾:是,这点是跟他不一样的地方,但是作为一个文化人来讲,这两点,这两个人都是相同的。

123下一页

浏览:3次    更新时间:2018-02-19 08:27:21

  

微信扫码,立即加入

 

2019年港校本科报考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19年高考

 

2020年港校本科报考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20年高考

 

2021年港校本科报考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21年高考

    

掌握前沿信息 交流经验体会  即时答疑解惑  港校梦想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