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学子心声

学子心声

内地生在港读大学交友需勇气

浏览:5734次    更新时间:2011-03-30 14:36:27

    三年前的那个夏天,我经历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人生大考,这一年,“海归”已不是什么新词汇,有人,为了寻求一处出国留学的跳板,选择到香港高校升学。而我,仅仅是为了多增一分见识,多抢一个机会,选择了报考香港高校。一贯独立的我,在报读港校这件事上,以三两句话说服了父母,取得他们的支持。

  误打误撞入读工程系

  这一年夏天,赶考是一场饶有趣味的游戏。刚刚从香港理工大学的考场下来,又立即赶赴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参加香港中文大学的考试。一场接着一场,丝毫不觉紧张,反而很是兴奋。当天下午,我是最后一批考生。白衬衫牛仔裤的随意打扮,令我在待考的七八名考生中,显得太过稚嫩,甚至有点笨拙。

  主持面试的两名主考官出人意料的和蔼可亲,对答的内容相当简单,无外乎为什么选读香港高校,怎样设计将来的求学生活之类,虽然全程以英语进行沟通,但难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然而,主考官蔡小强教授的最后一问却改变了我对前途的选择。他问:“你对工程学感兴趣吗?”我不假思索地给出肯定回答,因为3+X+综合的考试模式中,X科,我选读物理。蔡教授当即建议我选报他所在的工程学专业。就这样,一来一回四句对答,我之前选定的国际金融、工商管理一类的志愿全数作废。

  面试顺顺当当,改填志愿却大费周章。由于必须在当晚把重新填报志愿的所有表格送返主考官手中,为争取时间,我和蔡教授约定以传真的方式进行传递。家中没有传真机,只好向好友求助,考完试顾不上吃饭,我径直骑车赶到好友家中等待传真。接收表格,逐一填写,一直忙到深夜时分,当我亲手将填妥的表格一张张码上传真机时,才猛然发现,这一整晚自己的心跳之快,竟有点失去控制的样子,双手不住地微微发颤。

  “流浪式”上学渴望有人管

  高中时,家在浙江,上海求学,去香港读大学,在飞机场挥别父母,兴奋向往多于怅然。初来乍到,香港中文大学这座远离烦嚣的大学之城,让自恃独立的我,少了几分淡定。与师友擦肩而过,身后总飘落一长串有如歌唱的粤语,对我而言,诚如白居易诗云:“呕哑嘲哳难为听”,新生活中,乡音的缺失霎时掏空了本就不甚踏实的心。两周新生营,当年以三国为主题,我分在张飞组,很快和同样来自内地的同学们熟络起来。最大的乐趣便是手执大张地图,四处问路,一点点熟悉每一条通向各个课堂的必经之路。那时,纵然迷路,也兴致盎然。

  第一年的基础课程,轻松而过。第二年正式进入专业课学习,开始“流浪式”上学。我之所以把港校的读书方式归结为流浪式,是因为这里的教学方式和内地完全不同,港校没有班级概念,没有负责日常管理的班主任或辅导员,学与不学,学什么,怎样学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不求助便无人过问。刚开始的时候,心情长久被孤独感浸泡着,一个人去上课,一个人去饭堂,一个人去图书馆,因为选课不同,即使同住一栋宿舍楼的好友也总是难得一见,我不止一次在电话中朝妈妈呐喊:“你们为什么都不管我呢?”那时,我多么羡慕那些留在上海升读大学的同学啊,他们有班集体,有各种各样的课余活动,而我,如果不主动走出去,就没有人理会我,这时,时常有一种可怕的猜想盘踞心头,假如我在校园里失踪三天,会不会有人察觉。

  学业越来越忙碌,强大的孤独感逐渐被多得应付不过来的paper(论文)、presentation(课堂陈述)冲散,而香港的课堂,很讲求团队合作解决问题,过往内向腼腆的我,被迫主动起来,学习在众人面前大胆说出自己的观点。因为语言隔阂,大课堂往往分成内地生和本地生两个小圈子,有时,老师不得不下死命令拆散这两伙顽固的组合,刻意将内地生和本地生编排在同一个讨论小组。而奇怪的是,既有本地生又有内地生的讨论小组里,总是本地生更活跃也更友善,为了迁就我们,他们不怕出洋相,敢用不咸不淡的普通话和我们交流,让人很是感动,也因此我开始有了几个本地生好朋友,建立起内地生以外的朋友圈子。 

12下一页

浏览:3次    更新时间:2018-02-19 08:27:21

  

微信扫码,立即加入

 

2019年港大多元卓越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19年多元

 

2019年港校本科报考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19年高考

 

2020年港校本科报考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20年高考

 

2021年港校本科报考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21年高考

    

掌握前沿信息 交流经验体会  即时答疑解惑  港校梦想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