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经验体会

经验体会

香港科技大学面试记录

浏览:6352次    更新时间:2011-05-06 07:46:48

六月三十日早上九点,我来到位于广州的中国大酒店,参加香港科技大学(HKUST)的内地本科生面试。

中国大酒店是广州首批五星级酒店之一,装修富丽堂皇。而科大包下了二楼的数个会议室举行面试。上楼梯左转,第一个Room是家长等候室。面试中,家长是不允许进入场地的,因此科大安排了一个家长等候室给家长休息。学生来到这里就要跟家长暂别,独自前往第二个Room,也即学生第一等候间。科大对面试时间的安排精准到以分钟为单位,面试学生要提前半小时进场,在学生第一等候室等候签到。现场不少学生都是穿着校服过来的,西装领带,正式得很。部分人拿着一份英文文稿念念有词,大概在练口语发音。对了,面试是全程英语的。拿到面试资格之后,我本想找人练口语,无奈阿婆还在上海,身边没有适合的人,加上被高考志愿填报的事情烦着,这件事也就耽误下了。我不喜欢临急抱佛脚,于是随便找个座位坐下,抽出一本东东枪的《俗话说》来看 ,笑笑,算是舒缓自己心态。身边有个人过来,是同班的Noodle!原来他也报了科大的自主招生,报的是Biochemistry。对了,我报的是Computer Science & Engineering。我们两个坐在一起看小黄书,憋着忍着嗤嗤地笑,一边留意广播点名签到。

听到我的名字,我就收拾好东西,跟Noodle互祝好运,走进第二等候间。进去之后远端一张长桌,坐着几个学生,分别是不同学系的报道点。走到School of Engineering那里,报上名字,他发给我一张贴纸,上面写有我的姓名,申请编号,第一志愿专业。把这张贴纸贴在胸口上面,就可以坐下等候发落了。一个学长走过来,读了包括我在内的五个人的名字,说我们就是一组人了,建议我们面试之前坐在一起,互相聊聊,熟悉一下。一开始大家都很拘谨,不过很快就放开了。学长是一个非常开朗的人,他给我们讲了许多科大面试的技巧。比如,他说完全无需紧张,科大的面试就是一个普通的聊天,你跟教授聊聊,他了解你是一个怎样的人,就是这样一回事。而且科大的教授都很和善(”nice”),所以不怕他故意刁难你。不用担心分数高低的问题,因为你的分数要达到科大设定的最低值才能够获得面试资格。只要过了那条面试分数线,科大就认为这部分学生的智力是差不多的,于是基本上忽略高考分数。因此,科大的面试对于你录取结果的影响是最大的,基本上,只要面试表现好,就能够被录取。反之,成绩很高,面试的时候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成功概率就很低。旁边另一个学长接话:“对的,我上一年面试,比面试分数线就高了一分,也被录取了,也有奖学金。”这个让我深受鼓舞啊——刚才等候时,听到后面的几个人在讨论高考第三志愿填复旦还是浙大好……

随即我们一组人被带到第三等候间,由一位教授交接。她发给每人一张调查表,问假如学校不能提供全奖的话,能不能来香港就读。填好之后不久,我们正式进入面试间。

三个教授跟五个学生对坐(我坐在中间),面试就开始了。面试分为三个部分:

  • 自我介绍
  • 教授提问
  • 学生提问

自我介绍每人三十秒时间,不过一般教授不会打断的,只要别侃得太过分。

教授提问是最重要的环节。另一个教授拿着一张A4纸,上面有准备好的问题,任意选取,问。到我的时候,教授问我:你玩电脑游戏吗?我说不,想了想,补充说,高二的时候还在玩,高三的时候准备考试,就没有玩了。他挺遗憾的样子,说,既然你不玩电脑游戏,那我再选一个问题吧。眼光瞟了一下,他问我,你觉得手机这个电子产品 能够走多远?怎么走?比如说,手机能不能够取代生活中别的工具,从而成为一个全能(do everything)的工具?我一听全能,我说,这是不可能的(impossible)。他听了摇摇头,笑了,他说,这怎么是impossible呢?他拿出 他的手机,说,你看,这么一个东西,之前只能够打电话,后来能发短信了,现在呢,人们可以用手机导航,购物,完成各种各样任务,为什么 它不可以成为一个全能的工具呢?它明明有这个潜力。我说,我指的impossible不是说它没有这个潜能,而是说不可以这样做(cannot be done)。我热爱技术,但是归根结底,技术是人创造的,人会犯错,技术也会。如果专注于技术发展而忽视了技术本身出自于人这一个事实,并以为它达到了一个全能的地步,这等于是变相承认人的全能性。人是不是全能的呢?值得商榷。盲目地相信这一点会带来不可预见的危险,所以我说人不可能/不可以让手机变成一个全能的工具。我喜欢技术,但我觉得要保持一定的警惕。他听完之后,颇有深意地看看我,耸耸肩,就问下一个了。其他人的提问方向是一致的,都是问对计算机、网络、电子游戏方面的看法。

学生提问一开始,有人问科大的实习生制度,有人问到香港就读的优势 ,etc。我大概是这么问的:你一定知道大陆的互联网审查制度,政府利用技术来封锁民众的知情权。而在香港,技术被用于促进人的交流。显然,技术本身是没有善恶可言的,所谓的善恶取决于使用的人身上。那么,作为从业人员,你觉得应该照顾到善恶问题吗?比如,如果环境逼迫你去封锁信息,你觉得应该怎么做?你又怎么看待发生在大陆的这些事?教授想了一阵子,说这个很 难说的,谷歌在世界各地业绩都很好,但是来到大陆之后的使用率一直没有百度高,最近还因为市场占有率持续低于百度,找了个借口躲到香港来了。我不是很满意这个回答。 首先是答非所问,第二是,我觉得他明显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但为什么这么说呢?可能因为觉得不适合在这种场合讨论吧。我也没有追问下去。

三个环节都过了,中间的教授看了看表,说还有一段时间才结束呢,我们再聊聊吧。于是继续聊下去,互相交换了对互联网,香港教育等等各方面的看法。其中很有意思的是,清华到科大的交流生会抱怨教授出的题目太简单。但当问及哪边的学生比较有创新能力,教授笑而不语。

时间到,学生跟教授互相道别。我们走出面试间,由另一个说话彬彬有礼的女教授给我们逐个再讲奖学金的问题。她说,科大要颁全奖的话比较困难,半奖也不容易,但是应该可以拿到one-time奖学金。如果被录取的话,只能给你one-time两万的奖学金,你愿不愿意来呢?我都没考虑过原来录取了还有奖学金呢,就说,可以。她说,主要是这样的,两万应该保得住,我尽量给你们争取到四万,这个要看你们的面试表现了,但再多的话就很难了。不过,科大能够提供的最好的东西不是奖学金,是机会。暑假寒假,学生有很多机会去惠普微软迪斯尼这些公司做实习 。相对于奖学金来说,这些机会更加珍贵。她说,跟大家谈这个问题,是因为有些学生如果没有奖学金的话就不来就读了。为了避免出现给了学生录取资格学生却不接受而影响录取进度的事情,只好事先把话说定。她说,一般来说,今天晚上就有结果了。

话毕,道别,走出中国大酒店。当晚十点十五分,O2问我有没有被录取,我随手刷新了一下科大注册的页面,发现内容改变了,眼里只瞅见“录取”两个字。剩下的就是笑容,眼泪,还有一个不眠之夜了。

浏览:3次    更新时间:2018-02-19 08:27:21

  

微信扫码,立即加入

 

2019年港大多元和校荐计划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19年港大多元/校荐

 

2019年港科大校荐计划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19年港科大校荐

 

2019年港校本科报考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19年高考

 

2020年港校本科报考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20年高考

 

2021年港校本科报考微信群--加群请说明“2021年高考

    

掌握前沿信息 交流经验体会  即时答疑解惑  港校梦想成真